加入书架 | 我的书架 | 推荐本书 | 章节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蓝色书吧 -> 历史军事 -> 北雄

第652章诡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和张士贵跑去李破那里一样,秦琼,程知节来投,对于李建成而言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这可都是在河南有着大名声的人物,在李密麾下时,任内军四骠骑,算是李密心腹部将,到了王世充手下,则更上层楼,很快就都成了卫府将军。

    他们出身山东剿匪官军,活跃于河南土地之上,几乎是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样一个位置,照这个年头的看法,此乃良将无疑。

    李建成大喜之下,很郑重的招待了两人,也让这两个已经将叛主求荣当做家常便饭的家伙“见识”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王者风范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两个人脸上都带着得遇明主的欣喜笑容,让李建成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走了一个张士贵,来了秦琼和程知节,一来一往,让李建成觉得老天爷还是很照顾他的,天之骄子就应该是他这个模样才对。

    而有了这两人在,王世充的大军对李建成而言,便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了,像这种临阵叛逃的军中重将对大军的伤害不言而喻……

    所以,王世充大军开始攻城的时候,潼关守军的信心是非常充足的,河南大军内部矛盾重重,缺衣少食,领着他们的伪帝王世充又无谋嗜杀,若是这样还不能战而胜之,那大家伙不如回家种田算了。

    而且叛将总要送上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礼物,张士贵如此,牛进达,沈青奴也一样,秦琼两人同样不会例外,因为叛将既要送上投名状来取信于人,还要体现出自我价值,不然的话,富贵荣华怎么会凭白到手?

    于是这个时候,秦琼趁机就给李建成出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是悄悄走的,没有惊动什么人,王世充过后必要隐瞒消息,不然的话大军说不定就走不到潼关城下了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有点夸张,可大体上也接近于事实。

    既然消息不曾走漏,那么就有隙可循,在战事进行到关键的时刻,他们两人无论在关上守城,还是率兵出去,都可能有着一锤定音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显然和李建成与众人商议的结果有着很大的差距,还是那句话,李建成麾下少经战阵的缺点一直在作祟。

    当他们见到铺天盖地的河南大军的时候,胆气不由自主的便弱了下来,所以他们的建言也就可想而知了,多数人的意思都是借秦琼和程知节的名义,去招降王世充部将。

    想要让王世充内部先乱起来,再寻隙攻之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不怎么好,却也绝对算不上坏的主意,而且很可能奏功。

    按照习惯,李建成博纳人言,自己又左右权衡,最终还是听了秦琼的建议。

    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嘛,一来呢,有张士贵的“前车之鉴”,让李建成意识到自己麾下众人才能多数平庸了些,出的主意便也偏于保守。

    张士贵逃走之后,李建成在焦头烂额之余,也自省了一番,每每想到若听了张士贵所言,此时的情形又该如何?

    毕竟人家张士贵率三千骑兵出去,还有着掣肘在侧,就能破敌五万,这样的人……出的主意应该也不会差啊……

    好吧,李建成确实有点后悔了,东宫人才是多,可优秀的领兵将领却拍马也赶不上秦王府,若是那会张士贵能老老实实回转潼关,真心诚意的跟李建成认个错,说不定就能得到重用呢。

    当然了,已经过去的时候,没法再去重来一遍。

    所以秦琼的话,听在李建成耳朵里,分量无形间便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二来呢,李建成觉得秦琼和程知节是最熟悉敌情的人,其人所言必然要仔细考量。

    三来,嗯,别看程知节长的很是“丑陋”,可人家秦琼长的好啊,一副威武模样,既不柔弱,也不粗鲁,很符合李建成的观感,一见之下便顺眼的很。

    再加上秦琼祖上出身山东武将集团,家世上非常显赫,就算后来落魄了些,那也绝对不至于落到身无分文,需要买马求活的程度。

    李建成和李渊一脉相承,比较看重这个,没有来历的程知节就享受不到秦琼的待遇,估计打完这一仗,若是不能沾秦琼的光的话,很快就能被扔在一边,甚或是在之后的战事当中,把这个大胡子消耗掉。

    而且,秦琼这个人还有个最大的长处,礼数周到,说话动听,算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一个人,当他想要说服谁的时候,很少有人会有被“说服”的感觉,不自觉间,就将他的话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本事可不是谁都能具备的,更像是天赋,而他的好名声其实也多数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他的建议确实是被李建成采纳了,打动李建成的其实就是秦琼最后一句,若让王世充退回洛阳,必然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几天前,张士贵所言其实也就是这么个意思,最终却以叛逃为结局,可这样的话在人家秦琼嘴里说出来,效果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所以王世充和李建成在潼关杀成一团,却不约而同将两个家伙叛逃的消息瞒的死紧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终于到来,其实是李建成率先顶不住了,和疯狂的王世充相比,他的顾忌真的太多太多,于是乎,两个郑军叛将在潼关上露面了。

    效果比较……“惊悚”,关下的大军还在保持着攻势,好像只在下一刻,河南大军便已自相残杀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那一刻爆发出来的杀气和乱纷纷的场面是如此的惊人,让做了准备的唐军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。

    杀气冲天而起,河南将领们做出了最为疯狂的举动,在敌人注目之下,相互厮杀在一处,只在短短一段时间之内,便让混乱蔓延开来,近二十万大军,好像发生了营啸一般,刀枪并举,无数人在片刻间,便已尸横就地。

    鲜血弥漫中,王世充的帅旗东倒西歪的向后逃去,而这才只是开了个头儿而已……

    关上的李建成回过神来,急命人去招来众将,看着关下乱如蜂窝的河南大军,开起了战时会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两个河南降将率先就觉着不对劲了,这样一个关头,你还要招众人前来商议,不是应该马上做出决断,传下军令吗?

    他们两人曾经跟随过的人物,可都是能当机立断的家伙呢。

    可这就是李建成的风格,从不妄断,也从不妄信,这种沉稳的性格让他的太子之位稳如泰山,可现在,却让他缺乏临机应变的缺点一下摆在了明处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分外诡异的局面,自古以来恐怕也没出现过呢……

    而乱纷纷的建议涌入李建成的耳朵,好像比关下的厮杀声还要混乱几分。

    有的人说要带兵出城,趁势掩杀,去砍下王世充的脑袋。

    有的则在说着,这么乱法,一旦出城,说不定就要跟敌军陷入混战,很难说最终谁会掉下脑袋,说不定王世充还能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更有人说,不如让秦将军和程将军带兵出城,招降纳叛一番,再一同击破王世充所部。

    这个阴损的主意把秦琼和程知节都吓了一跳,他娘的,这样的混战你叫俺们去招降谁去?说不定就会被卷进去没了性命呢。

    照这样一个情形来看,其实秦琼算是出了个馊主意。

    他既不知李建成性情,也不知唐军内部诸将都有着怎样的特点,所以结果一旦出来,反而效果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当然了,秦琼的领兵之能也就那么个样子,按照他原来的轨迹,秦琼冲锋陷阵自然不在话下,可那样立下的战功又怎么能比得上他在玄武门立下的拥立之功呢?

    换句话说,现在这样一个局面,反而不如与郑军将领相通,徐徐图之来的好些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桑显和的建议更为靠谱一些。

    不如在关上静观其变,等关下杀的差不多了,再出关收拾残局,一举击破王世充。

    当他说话的时候,大多数人便都闭上了嘴巴,因为桑显和在潼关已经呆了很久,而且能征惯战,在潼关守军中素有威望。

    实际上呢,对于崇尚进攻,曾经在河东跟李唐相持,眼见形势急转直下,一怒烧了蒲津桥的桑显和而言,这也是一个十分无奈的建议。

    关下太乱了,即便是久经战阵的他,瞅着也有些眼晕,这要是此时出关,陷入这样的混战当中,很难说结果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唐军上下守城多日,也已疲惫不堪,加上李建成也并非一个能让大家敢死向前,无所顾忌的统兵之人啊……

    于是潼关的局面更加诡异了几分,守军眼巴巴的瞅着郑军杀做了一团,却无人领兵出关给郑军致命一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场大胜,而且是典型的战略上的胜利,可说到战术,那真的是一塌糊涂,过后很多唐军将领甚至将此战当成了自己的耻辱,不愿向任何人提及。

    这样的胜利也算是千古奇葩了……发下军令的李建成好像也感受到了众将那带着些诡异情绪的目光,强笑着向众人言道:“今日一战,王世充即便不死,也必危殆,之后众人还当奋勇,孤定不吝官爵之赏……”

    可他的话,在城下那震天的喊杀声的渲染之下,轻飘飘的好像没有一点分量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蓝色书吧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(需注册会员)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,传给QQ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