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我的书架 | 推荐本书 | 章节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蓝色书吧 -> 都市言情 -> 生随死殉

299.乡村天王(58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谢茂扔给常宿义的训练傀儡只会循着法术真元攻击, 对普通攻击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试了许久之后, 常宿义终于发现了这一点破绽, 主动停下攻击, 收好他自己那一条布满了符文的法器长鞭,训练傀儡就停了下来,啪唧在空中三维投影出一个训练结果:28分!

    这傀儡它是个体术训练的工具, 只吃体术攻击, 常宿义挥舞着鞭子乱抽, 它就不给记分。

    热热闹闹打了这么久,以至于连个及格分都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隐世家族之中, 最擅傀儡术的乃是蜀中陶家, 陶家在抗战时也算是元气大伤, 后来一直不怎么跟圈里人玩耍,略显神秘。谢茂扔出来的傀儡十分精妙, 常宿义怀疑是陶家的家底, 停下来才想多看一眼, 那尊傀儡倏地飞入谢茂手心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很吓人。

    从无到有放个役鬼、精灵之类的东西出来, 修道几年的炼炁士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可那个傀儡是真实存在的。常宿义和傀儡打了大半个小时,他亲手摸过傀儡的关节。鲜活得就像是真人,有肌肤骨骼,甚至还有跃动的血脉。只除了没有五官和灵魂。

    这怎么收入手心?传说中有乾坤囊, 须弥芥子功, 一颗芝麻就能藏入一片汪洋, 那也是传说。

    常宿义从没见过能把实物捏吧捏吧揣袖子里的功法。

    真有这功夫,他还来特事办上什么班?直接带上徒子徒孙开物流公司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梦中得仙人授业,我问你,通真须出阳神,成道之士胎圆神化,体变纯阳,三界圆通,无往不可,故能亲朝上帝,论事回天。1何谓三界,何谓上帝,亲朝者,是何路径?”常宿义问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些相信谢茂得了机缘,就谢茂那一手收放傀儡的功夫,真正折服了他。

    古之炼炁士传下的各种经典,很多都有暗指。听上去是在讲哲学,其实就是一篇修真炼气指南。

    各门各派的暗号还都不太一样,同样一本经书,有老师讲解的才是正确版本,没老师讲,落在外人手里也是废纸一堆。所以,隐修弟子入道之后,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请师父过经——请老师讲授经典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    这种传承方式也出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口口相传的东西,它容易有谬误。就跟玩传话游戏,大家都戴着耳机,开着震耳欲聋的音乐,一个传一个,当中碰上个不省心的,根儿上就听错了,再往下传,到后边就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哪怕后世弟子再是惊才绝艳,真相已经散落在历史长河中,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何况,还有很多时候,一个流派的弟子混得不好,时运不济,没来得及收徒弟,没给徒弟把经典讲明白,吧唧——死了,留下正经拜入门墙的徒弟,看着自家镇派经典,那就跟看天书一样,惨。

    能流传到当世的世家,其实多多少少都有点经典不清的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,一部分家族坚决不肯怀疑祖师的讲授,照着口口相传的经典,一条道走到黑,练死了算自己天资不够,没练死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如常家这样的大家族,前仆后继的修士太多了,早些年就知道修法可能有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仙道无穷,人寿有限,没发现问题具体在什么地方,人就没了。最惨的是,各人修法缘法不同,修炼这事儿没法儿标准化衡量评估,这个死前没发现的问题,下一个想接着研究都做不到——每个人的问题都不同。

    常宿义问的,就是他最近正在琢磨的问题。他觉得常家的经典中,解法可能有问题。

    谢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问:“不怕我坑你?”

    常宿义冷哼一声:“答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普通人去你家拜师,还得洒扫三年,执役三年,把老师伺候满意了,端茶递帖正式拜师磕头,你才给人过经——过的还是早晚课。内练法门,没有十年功夫,轻易不肯教授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的经典值钱,我的经典就不值钱了?”谢茂指了指他抬起的下巴和高耸的鼻孔,“就你这样求经问道,我要肯教给你,祖师爷大耳刮子抽我。”

    常宿义气得脸都绿了,甩手就是一道惊雷符砸向谢茂。

    他这一道雷符比常燕飞精纯老练许多,看上去声势不大,可谓光华内敛。

    常燕飞捂了捂脸。

    对付谢茂,就不能用雷法。

    光看谢茂使用的那一柄雷击桃木剑,就知道他在雷法中浸淫多年,轻易杠不过。

    果然常宿义的惊雷符才飞上半空,就跟被水打湿的烟花,噗噗发出一声闷响,飘飘摇摇地坠落下地,朱砂黄纸燃了半截,熄火了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符术闻名天下的常家四叔,居然被人截了符。哑火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最专业的领域被人吊打,何等跌面儿?常宿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极其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齐秋娴出面打圆场:“目前还在应急时期,切磋切磋就行了。谢茂你先回去待命,老常,丁主任有事商量。”考虑到谢茂的嚣张不驯,她点名两个主食,“花卷,炒面,你们老大刚刚归队不久,你们给他做一个目前的任务简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花卷、炒面上前行礼,一群主食笑嘻嘻地把谢茂簇拥着回到了会议室外围。

    齐秋娴把常宿义“救”了下来,常宿义兀自难堪地絮叨:“他目前所得的功法都来历不明,我认为应该对他进行政治审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点脸吧。”齐秋娴轻声说,“嫌被抽得不疼?”

    “你!——”

    常宿义求助地看向丁仪。

    一向和他共同战线的丁仪没搭茬,正低头看刚送来的情报,满脸淡漠。

    “技术组新送来的情报。”丁仪把手里的文件传过来,“你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经过近四个小时的突击侦查之后,特事办的技术组终于发现了容冲车辆上的那张厄运符咒的来源,动用现代科技定位了一下,大致就划出了宿女士的家庭住址。

    综合前不久容舜出车祸的情报一看,豪门恩怨呼之欲出——

    不过,技术组不做案情推论,涉及到宿女士,他们连查到的结果都先抹了,自认无能,递交报告向领导求助。

    “技术组请求支援。”

    目前特事办在值的隐修高手,头一个就要数常宿义,只能请他支援。

    常宿义才丢了面子急着找补,也没细看技术组递来的报告,弟子拿来电脑,他打开自己的天星罗盘程序,把几个数据输入之后,刷地就蹦跶出来几个坐标。

    他挥挥手,说:“带人过去吧,我把定位发终端上。”

    常宿义亲自把姐姐宿贞的别墅坐标,发到了一线作战的战士手里。

    整个会议大厅立刻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各部门分别就位,任务简报之后,谢茂带队上车出发。常燕飞也带了五个隐修弟子组成的小分队,紧跟着出门。两拨人乘坐的交通工具不一样,彼此井水不犯河水,关系并不算亲密。

    常燕飞坐在副驾座上,看着前车。

    谢茂就在那辆车上。

    他和谢茂见面不过三个小时,先和谢茂交手,再看谢茂和常宿义交手。

    他承认谢茂很厉害。非常厉害。不过,他觉得,他可能已经发现谢茂的弱点了。

    不管谢茂是和他交手,还是和他四叔常宿义交手,都是速战速决。从来没见过谢茂缠斗。谢茂真的那么强么?还是,他必须一击必中?谢茂每一次出手都极其令人惊艳,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如果,常宿义在惊雷符哑火之后,选择继续对谢茂强攻,会是什么结果?

    常燕飞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有一种预感,一旦抛却了层出不穷的惊艳手段,切切实实地交手。

    谢茂不会胜得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——再是梦中得仙人授予仙法,他在退役之前,还是个一丝真气都没有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谢茂的弱点。修为不够,真元不够。

    他应该把自己的推断告诉四叔,告诉家族。然而……想起悄无声息死在安息符下的虫草,常燕飞没有动自己揣在兜里的手机。

    窗外,黎明的深蓝色一点点变得明亮。

    夜已经黑了这么久,天,也该亮了吧?常燕飞想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常宿贞的常住地址。”齐秋娴提醒。

    丁仪正检查枪械,熟练地把和佩戴上身,她当了十多年领导,也并不是从不出任务。很多紧急任务,保密等级特别高时,她都会亲自执行。反倒是齐秋娴因旧伤妨碍,经常坐镇支援。

    听见常宿贞三个字,丁仪穿外套的动作停顿了片刻,旋即恢复流畅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去?”齐秋娴问。

    丁仪提起自己的战术背包,回头看了她一眼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会议大厅。

    花胶一溜小跑上前,向常宿义汇报:“常师叔,敖宓传回消息,他找到人了!”

    自从特事办宣布进入应急状态之后,就有一股势力四处截击归队的特事办成员,谢茂与常燕飞遇见的虫草、腊排骨是其中的一拨受害者,还有十多起意外同时发生,伤了七八组人。

    特事办之所以忙碌,除了忙着处理容冲遇袭的事件之外,同时也在追查这一股嚣张搞事的势力。

    花胶口中的敖宓,是叶家派来执役的妖修弟子,本是洞庭龙族,和家里闹翻之后投靠了叶家,这些年都在特事办混饭吃。隐修弟子回家过年一时半会回不来,敖宓不一样,他是龙,行云布雨,一个闪身就三万九千里,特事办宣布应急状态之后,他一个炸雷就划云回了京市,速度特别快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常宿义立刻带人出去准备围剿。

    特事办作战处主任和隐盟长老的身份之间,他更看重后者。

    容冲遇袭,他派了侄儿带人去收拾残局。他自己则留在会议大厅,一直等着敖宓的消息。这一股势力袭击了特事办的成员,大部分都是隐盟弟子。对付容冲的修士他不在乎,他要替隐盟弟子报仇。

    花胶是叶家弟子,一直跟在丁仪身边,对特事办的工作比较上心:“常师叔,容老先生还在颐和茶庄,咱们是不是得小心对方是调虎离山之计……”

    丁仪离开的时候,要求她带着调味组留守颐和茶庄。常宿义却要她带人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一个是特事办的老板,一个是隐盟长老,究竟听谁的命令?花胶有点痛苦。

    这会儿丁仪、齐秋娴都不在,主食组也都倾巢而出,会议大厅里多数都是隐盟弟子。常宿义一连被下了几次面子,极其不痛快,花胶在他面前聒噪一句,他沉下脸色,啪一巴掌猛地抽落!

    花胶惊呆了。

    哪怕叶家她师父、师叔伯们,也没有抬手就打女孩儿巴掌的道理。

    常家和叶家并称隐盟世家,实际上两家不是连枝,也不是同一位祖师。叫一声师叔,是尊其为同道中人,论情论理,常宿义都没有打她的资格:“常师叔,我遵照丁主任的命令,在此留守。”

    常宿义满以为她挨了一巴掌就会老实了,哪晓得这小丫头片子还敢顶嘴?

    啪,又是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花胶的另一边脸也肿了。

    她神色越发清明冷静,说:“恕不能从命。”

    常宿义还要殴打小姑娘,旁边几个隐修弟子也看不下去了,纷纷过来打圆场:“常师叔,事态紧急,咱们先出发——”

    常宿义哼了一声,猛地一踹桌子,花胶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,仍是挺腰不肯妥协。

    最终,极其不爽的常宿义带着人离开了。颐和茶庄里,除了大批特警与后勤组的文职人员,有战斗力的隐修弟子只剩下花胶与她的两个师弟。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,一个说:“师哥,我告诉我爸爸!”这是叶萍青的闺女。

    一个说:“师哥,得跟丁主任汇报。”

    花胶从包包里拿出手机,给敖宓打电话:“常宿义打我!”

    正卖力撵着几个杀人凶徒跑的敖宓猛地刹住爪子,小心翼翼地用爪子划开通话界面,听见心上人的哭诉顿时就气爆了。

    京市刚刚起床的人们惊讶地发现,天光乍破的云层深处,仿佛有一道正在翻滚的龙形——

    宝宝你等着我去把常宿义叼死!

    “不用叼死,你快回来。他把人都带走了,我怕调虎离山,你帮我守着茶庄。”

    来嘞!

    花胶挂断电话,叶娇娇、叶滴滴都看着她。她干咳一声:“没见过和龙谈恋爱啊。”

    没、见、过。

    所有一线作战人员的私人手机都被收缴了,除了谢茂。

    他来得晚,到颐和茶庄时,主食组都已经集合完毕,做过任务简报了。到后来紧急出发时,也没人会叫他把手机交出来。——战前检查,这本来是他从前干的活儿。

    主食组塞了几辆车风驰电掣往宿贞的小别墅干,谢茂就靠着窗户给衣飞石发短信。

    马上过来了。你那边怎么样?

    还在休息。

    我问你。

    我听了一会儿音乐,打了二十八局斗地主,赢了86259分。

    困了吗?

    不困。

    待会儿不知道什么情况,你先吃一点东西。附近有吃的吗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谢茂正想让他托岳云去买点,岳云跑得快,衣飞石又发了一条短信来:妈妈看见我了,我先去见她。

    谢茂把打好的两行字删掉,心想,宿贞会给小衣饭吃吧?

    他和衣飞石的关系根本没想瞒着任何人,在任务途中正大光明地发通敌短信,这一来一往的短信内容只延迟了五分钟,就发送到了丁仪的面前。

    丁仪看着其中的“加密”二字,问:“他的通讯被加密了?哪方面?”

    “通讯供应商。”也就是容舜的手笔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企业级别的加密,在特事办面前约等于无。

    当然,容家真正比较重要的人员通讯加密,如容家老爷子,容锦城,宿贞等,特事办想要破解就需要专门的授权了。容舜把衣飞石的通讯加密级别提得比较高,谢茂就是普通加密——原因就是谢茂的特殊身份,容舜知道他是“有关部门”的成员,反而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丁主任,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接120系统通报,焦家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京看病?”京市的医疗资源是华夏顶尖。

    “被打伤了。有人替他叫了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“先看管起来。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丁仪挂断电话,看了看手表。

    距离宿贞的住处,还有近二十八分钟车程。

    下属小心翼翼地请示:“主任,是否暂时让老大停职?”

    任务途中发通敌短信,这直接就能上军事法庭了。

    丁仪低头,在谢茂和衣飞石的短信记录上,写了“批准通讯”四个字,随后签字授权。

    谢茂如今对特事办的价值,已经不可估量了。丁仪决定要保他,那就是全方位无条件地保。

    十多辆车先后驶近了宿贞的小别墅范围,主食组共分六个小组,前后左右上下包抄,把几栋别墅围了个水泄不通,谢茂没跟着去捣乱——原身出身部队,受过专业训练,能和主食组娴熟配合,他不行。团队作战的意识跟不上。

    主食组出发之前,他把指挥权都放出去了。不放不行,人都认不全。怎么指挥作战?

    背后常燕飞带着一队隐修弟子跟着,他想把米粉放出来提供情报都不大方便。

    丁仪赶到现场时,就看见谢茂跟隐修弟子一样,大喇喇地站在小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常燕飞根本不知道小别墅里的人就是他亲姑姑,带着人在门口摆阵埋符,这是他第一次出紧急任务,他很看重,为这任务已经折了一个虫草,他心里也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南阳莫家的倒阴阳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东都花家的紫微普摄步厩。”

    “南疆龙家的咒术。”

    “山阴上清派金石遁术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常家的玉清忏罪化戾符,常师兄,你来看,我觉着挺正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常燕飞走过去一看,发现那是一片种在花坛中的芍药花,这会儿都冻得没了枝叶,不过,和附近的草木也明显不大一样,很精准地组成了一个常家的玉清忏罪化戾符的形状。

    芹菜的眼光很毒,常燕飞自己看了,都觉得这花木组成的符形气眼很正宗。

    怎么我们常家的功法,现在是个人都能熟练掌握了吗?常燕飞心中纳罕。

    “敲门。”丁仪命令。

    常燕飞立刻从花木丛中出来,说:“主任,等我们把附近的阵法排除完毕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战士已经敲响了小别墅的大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人,是衣飞石。

    他看了叫门的战士和丁仪一眼,目光落在背后的谢茂身上。

    谢茂冲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常燕飞就听出来了。这就是刚才和谢茂蓝牙通话的小跟班。

    在常燕飞的脑补中,拥有那样虔诚温柔小嗓子的,八成是个斯文英俊的邻家少年。见面看见一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墩,哪怕这个胖墩生得眉目如画、风姿温洵,他还是觉得眼晕。

    ——刚老大就和这么个大胖墩絮絮“私”语呢?怎么下得去嘴啊!

    等等,不对啊。老大这是早就知道谁攻击容老爷子了?半夜就派人把人盯住了?

    隐修组没有做战前的任务简报,常燕飞也没有收到过目标的身份信息,他跟在丁仪、谢茂身后,带着五个隐修弟子进了门。

    宿贞还在餐厅里坐着,面前半碗稀饭没吃完。

    常燕飞看着她,陷入沉思。这个人……怎么这么眼熟呢?

    宿贞的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原因不是特事办带人围了她的家,而是因为衣飞石目前就在她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儿子摘干净,事到临头,发现长大的儿子根本不受自己控制。这让一向强势的宿女士相当难受。她不能对亏欠了多年的儿子撒脾气,这股子邪火就势必要往别处放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师兄。”

    五个跟着常燕飞进门的隐修弟子脸色发青,手里拿着的法器接连往地上掉。

    从踏进大门的瞬间,常燕飞就已经很小心了,哪晓得还是无声无息地就中了招。他立刻翻出五张定神符,一一贴在芹菜几人身上,这五人被戾风吹得东倒西歪的神魂才站稳,脸色渐渐恢复红润。

    宿贞不禁多看了常燕飞一眼:“燕字辈?”

    常燕飞一直觉得她有点眼熟,心中还很亲近,谨慎地问:“弟子常燕飞,敢问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砰一声。

    在隐盟中偌大名头的顶级修二代燕飞惊天,直接就被戾风卷着飞出了窗户。

    ——八小时内被秒杀两次,毫无还手之力。常燕飞也算是倒血霉了。

    衣飞石正给谢茂斟热茶,听声儿偏头看了一眼,默默把茶送到谢茂手里。

    宿贞这会儿气性大,刚才他进门来,还以为会被气昏头的宿贞抽两巴掌。好在时代不同了,原身这个妈也不兴打儿子——她打侄子出气。

    ..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蓝色书吧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(需注册会员)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,传给QQ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