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我的书架 | 推荐本书 | 章节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蓝色书吧 -> 其它类型 -> 横刀

第一百三十一章、练力圆满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待到心猿面貌近在咫尺,李长安才发现它与自己有三分相似,只是那暴戾嗜血的狰狞之意已不似生灵,它牙根呲露,黏稠的涎水牵着丝,利齿外露,俯视下来的同时扔开那浑铁大棒,两支手臂铁箍般骤然向胸前收紧,可想而知这一抱若抱实了,李长安身子都会被咔嚓一声抱断。

    只不过李长安一刀削开它胸口后,身子如蛇一般哧溜缩下,让它一把抱空,接着一把攥住它身上金毛,便攀在它背后,心猿抖肩将他狠狠甩飞之际,他便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这一刀如电光火石,却没声息,只掠过一道极淡的虚影,唰的一声,便将心猿的胳膊生生切断大半,只剩一丝皮肉相连,只不过它并非真实生灵,毫不受痛觉影响,在李长安出刀之时已转身,剩下那只磨盘大的左手“呼!”的一下抓住李长安身子,狠狠握紧。李长安勉力一撑,那手掌如铁箍般纹丝不动,还在握紧,让他感到五脏六腑都被挤压移位,眼前发黑,简直要晕厥过去,更要命的是这心猿捏住他还不够,头一低就咬将过来,那血盆大口绝对能毫不费劲装下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李长安一咬牙,面带怒色,若他人要杀他也罢,这心猿是他心意所化,也要杀他,当真反了天了!好在执刀的右手没被握住,便一刀斩断心猿两根手指,心猿虽不知痛觉,却也知道躲避,便松开手,李长安身子落下之时,弯腰屈膝,整个人缩成一团,躲过那一咬,耳中听得“锵!“的一声,是心猿牙齿相碰之声。

    这来去两回合看似凶险,李长安却心中大定,这心猿虽威猛,却不如他灵动,不过想来也是,这只是残缺的意识所化,哪能真如生灵一般。一下落地翻滚两圈,他手一拍,地面碎裂被拍出深深掌印,身体也借力跃起站直。这时,耳边一道凄厉嘶鸣伴随着擂鼓般啼声迅速接近,那浑身鳞甲的意马如战车般轰然撞来,险险一避,还是被撞到肩膀,巨力将他轰然撞飞,不过同时,他也一刀在意马身上留了道口子,习惯性的便运转白虎星力催发地杀诀。

    身体被撞飞两丈远,李长安死死看着意马,却心中大惊。只见它挨了一刀后,威势不减反增,眸子中血光更浓烈了三分。

    不容多想,意马急冲追上扬蹄踩下,心猿也紧随一拳砸来,左右夹攻,他就像磨盘中的一粒黄豆。

    避开受刀变强的意马,李长安往侧方斜斜一冲,生生用刀迎上心猿的拳头,那心猿长了记性,不与他的刀硬碰硬,手臂安了机簧似的弹回,一回身,大步跑去捡那浑铁棒去了。

    “孽畜,你还是怕了。”李长安呲牙一笑,急追赶上。

    这番对阵便显现出人身与兽身的不同,那意马除了撞咬便只能踩,没法配合心猿对李长安围追堵截,于是李长安追心猿,它便紧追在李长安身后。

    跑几步,李长安忽的脑中灵光一现,自己以白虎星力催发地杀诀,是因白虎主杀伐,天生带煞,能将地杀诀发挥到极限,但同时白虎却五行属金,而意马属水,正因为金生水,所以那一刀非但没让它受伤,反而让它气势更胜。

    若放在现世中,五行生克断不会如此明显,但眼下李长安降伏心猿意马是意识中的交锋,并非寻常争斗厮杀,而是一种修行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,李长安撤下白虎星力,改为运转苍龙星力,苍龙为木属,水生木,这一刀斩在意马身上又会如何?

    奔跑间,李长安抬足横踏,生生扭转身形,右手已顺势将刀刃从自己左胁间递出,左手随之握上刀柄,一瞬间,整个人如电般转过身的同时,已变成双手握刀向后刺去,此招是从射鹰桩内弓法的一招“回首望月”演变而来,转身出刀一气呵成,就如战阵之上大将的一招回马枪般让敌人完全无暇反应。

    意马兀自迟钝低头撞来,声势惊人,恰与刀刃对上,当真是适逢其会,一下便被贯通头颅,只不过李长安这一下也被它高高顶起,扬在半空,但握刀的双手依旧纹丝不动,紧接着刀上青光一闪,李长安只觉一股澎湃汹涌的气息涌入,苍龙星力勃然增长,而意马眼中血光涣然消散,四蹄一软,轰然跪地,头颅也随之垂下,让李长安双足再次触及地面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呼吸功夫,它便再没发出声息,身体溃解成一滩血液。

    “水生木……这一刀竟将意马吸空了。”李长安收刀,体内苍龙星力澎湃不已。

    背后一声暴吼传来,回头望去,原来刚捡回浑铁棒的心猿见意马死去,已状若疯狂。李长安此时状态正佳,哪里怕它,只不过苍龙属木,心猿属金,金克木,若仍以苍龙星力与其相斗,那做的便是把木头送到柴刀下一般的蠢事,便运气白虎七宿,将苍龙星力尽数转化,以金对金,不吃亏也不占便宜。

    心猿一跃数十尺高,单臂抡起铁棒悍然劈下,手持铁棒,它动作竟矫健了三分,那铁棒下落化作一道略微弯曲的暗灰色残影,“砰!”的一声空气都被打爆,可见其中蕴含着惊人的巨力,李长安不由心惊,闪身避开,身边又是“砰!”的一声,地面出现一个大坑,震得李长安脚步都有些不稳,耳膜嗡鸣。只不过这一棒是心猿借着下落的重势砸出,它自身受了反震,也是虎口崩裂,原本仅剩的左手本就被李长安削去两根手指,此刻更是没能拿稳铁棒,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李长安见机,对着那铁棒前端重重一踏,便让心猿一个趔趄,手中铁棒落地,又趁它没缓过力气,欺身上前便跃起砍它脖子,这心猿好生悍勇,虽身上麻痹,却不管不顾要咬李长安,李长安一转刀刃,便将它下巴整个削下来,让它咬合不得,只被它生生撞落下去。此时心猿已模样凄惨至极,李长安虽然全力施为之下脑中略有眩晕,甚至意识都有些无法凝聚,还是一咬牙,趁热打铁,暴起一刀将其枭首。

    心猿一死,金光大作,随即消散,李长安被这金光刺得视野空白,只觉浑身血液沛然激荡,而骨髓之中传出一阵奇痒,忍不住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——

    骨节一阵连响,其中竟隐有金铁之音,此时他已回到修行的屋内,待视野恢复清明,还是原地站立良久,血液渐渐不再沸腾,恢复平静,但浑身还是暖洋洋的如在火炉中。

    “心猿意马、骨肉精血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,李长安当然发现斩杀心猿意马后,自身骨肉精血都已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心中一动,对着一丈外桌案上的蜡烛当空击出一拳,拳影闪过,待拳头停止后才有一声爆响,而蜡烛应声而灭,这一拳他未动用龙象术,已察觉到肉身到达了一种玄妙的瓶颈,似乎再怎么磨练打熬,也无法再增长一丝一毫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练力圆满?”李长安眉头一挑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蓝色书吧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(需注册会员)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,传给QQ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