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我的书架 | 推荐本书 | 章节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蓝色书吧 -> 仙侠修真 -> 妄心

第三八八章 魔祖师(二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斗法台上,领衔出演的星宗花落落成了山河榜上万众瞩目的人物,爱看戏者沉醉于戏,对青龙神好奇者也是目不转睛。五位返虚似乎也是全神贯注,他们有否察觉魔塔深处的方琼正在筹划什么呢?

    方琼也注视着莲灯映现的花落落。等花落落下场,她方向我们道:“多此一问。等加赛开始,翩翩自然会出塔为龙虎宗争夺那五个返虚赐下的宝贝。你们全不必赎她。”

    方琼的手一指,依然中魇的公孙纹龙将自己的纳戒叼上来。她取出纳戒中的大通宝钱,金砖、名利圈,信手拂去上面麟圣的封印。又向我们这边一招,上官天泉托我捎的乾坤宝钱也回到了故主之手。

    我想,上官天泉与其说是将宝钱给翩翩,不如说是给了方琼。

    届时,加赛上场的手持乾坤宝钱的那个翩翩,会是翩翩,还是方琼呢?

    琳儿道:“我要的翩翩不是你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方琼笑道:“今日的你难道就不是秦瑶的傀儡了?”

    琳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道:“琼真人,那么,你要的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方琼抚摸这地藏狮子形态的公孙纹龙脑袋,道:“这魔塔重显于世后的一百年中,我都在做一件事。山河榜后,这件事应该有个了断。然后,我会继续做被魏峥嵘中断的第二件事。我还要差你们做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这一百年来,萧龙渊的崛起、中土的纷乱,都是你在魔塔中策划的。你一直在做的就是颠覆魏峥嵘的剑宗。第二件事,就是重铸心印吧。”

    方琼道:“你抓到了关键。”

    我道,“琼真人,你到底是道,还是魔?如果是道,你就不该让中土纷乱;如果是魔,你又何必重铸心印?”

    方琼道:“这并不重要。就像我们已经没有人会在乎兰钦是道是魔了。野火烧过,大地不毛,春风又至,万物生长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掌中显现出一朵光灿灿的莲花,宁静安详的光照耀开去。道门谪降在世的任公子示现的莲花,与方琼手中的莲花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难道方琼手里的也是一枚道门心印!

    方琼道,“这是兰钦入灭前铸造成的唯一一枚赝品心印,无记名字,不妨叫做妄心,和道门的真心印区别。我凭借这枚妄心,在道门消失后仍能进入塔林窃法。魏峥嵘也是趁我进入塔林时毁去了我的形神。

    魏峥嵘的愿望是,其他宗门在与剑宗的竞争中逐渐凋零,未来的剑宗成为唯一的新道门,妨碍他剑宗壮大的同期师友一概除去;我和兰钦的愿望是,只驱逐昆仑全师和秦瑶的纯粹入世派,联合其余宗,重建新道门。你们俩,选哪一边?”

    依照方琼的意见,观水祖师酷似全祖当年,观水祖师所谓重铸心印,恐怕真是搪塞天下群修的言辞;瑶真人做着天帝梦想,更不会容许人间涌现出凌驾她之上的返虚。

    然而,我是观水祖师的法嗣。瑶真人是琳儿最亲的母亲。

    方琼向我道,“原剑空,你愿意永远托庇在观水的九转神炉之下,永远躲藏剑宗的追杀,离不开观水的手掌吗?洛神琳,你就不想解救原剑空吗?”

    她对我说话,却是在打动琳儿的心灵。我为避剑宗追杀,离不开九转神炉,生死全在观水祖师掌握。

    方琼又向琳儿道:“八十年后,你会与过去的戒律兵器依凭者一样,化为尘土。原剑空,你就不想解救洛神琳吗?”

    这一番她又是在打动我的心灵。瑶真人显然早知道琳儿这一生的宿命,却始终不言,她真会解决琳儿吗?

    琳儿抢在我之前,先向方琼道:“琼真人,你要打败魏峥嵘,与我们洛神家、昆仑是一致的。我会做你的手足。作为交换,你要给出不让原君受制于九转神炉的方法。至于驱逐入世派,重铸心印,以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她又拦住我道:“原君,我不想和我娘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琳儿又向方琼道:“在我为你做事之前,先让翩翩出来,我要确认她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云霞法衣酒葫芦桃木剑的虚影版美人飘出翩翩的身体。上官翩翩打了一个激灵,回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睛,琳儿从后面抱住翩翩。翩翩也与琳儿一手五指相叉,她道:“看你们两好,我也安心了。琼真人待我很好,督促我学习道门的功课很严,龙虎宗的担子我会挑起来。你们也要一直过下去。”

    三年过去了,在魔宫诀别时候的情景还历历如昨。我无言语。

    琳儿向方琼道:“琼真人,你差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方琼道:“在加赛开始前,你们务必要找到一个叫小柳树的人,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带他来见我。然后,我会差你们第二件事。”

    我们二人俱是迷惑:我在无名岛上见过小柳树,琳儿通过封禅书也曾见过那只树精,可它与魏峥嵘有什么干系,如今又上哪去找那无名岛?为什么在暗潮涌动的山河榜上要费心这件小事?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三位返虚都有卜筮之能,我们的行动不会被侦知吗?”

    小柳树却与观水祖师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方琼道:“从你们见到乌鸦开始,连我在内,谁都无法卜筮。我乱了天机,谁想窥探,谁就入灭。”

    她又念动咒语,大通宝钱与乾坤宝钱聚成了一枚钱,幻成一个羽翼金钱豹子,随从着翩翩。

    忽然,背后有人推我,我转回身去,撞上了柳子越的面孔。

    他奇怪问道:“你和琳公主这么一声不吭,梦游似的走回来,连那朵莲花都不带,不怕妖怪们发现吗?上官翩翩的下落,可有眉目?”

    我和琳儿如梦初醒,太一山、山上的方琼和翩翩都无影无踪,如今仍然立在了兔园之中。这一路我们似乎被催眠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纳戒里的金光狮子游戏弹丸还在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我答仍待探索,又问柳子越时辰。原来已是十月十五日早晨,十四的月亮落下了。

    柳子越道:“虎圣邸的门人通传,颜掌门命你们速归,一道观战正赛第一轮。”

    我拍拍柳子越肩膀,“也祝子越兄武运昌隆,旗开得胜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忸怩起来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蓝色书吧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(需注册会员)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,传给QQ好友